老建筑的文化价值向经济社会价值
转换的途径在哪儿
 丹东新闻网 2019-05-15 07:24:28

从“六道口”到“安东老街”

每一座老建筑都承载着一段历史记忆,每一条老街都见证一个时代的兴衰。经过为期两年的修缮复原,4月27日,作为我市重要文物修复保护工程的汤毓麟私人公馆“汤二虎楼”向公众开放。而仿制丹东标志性建筑、著名老街等元素的安东老街,以丹东街景文化新地标的姿态,成为越来越多来丹旅游者的“网红打卡地”之一。

相比之下,丹东还有很多曾经辉煌一时的老建筑、老街景,或被企业占用改造,或被搁置荒废。保护、利用好具有悠久历史文化价值和城市地标性意义的老建筑,打好“文化+旅游”组合牌,该如何推动老建筑的文化价值向经济价值合理转化呢?

老建筑背后的文化价值

“将老安东的历史足迹以修缮老建筑、重建老街景的方式再现,不仅能唤起丹东人的历史记忆,让后人了解老安东,还可以为扩大城市知名度作出贡献。”5月9日,丹东史志学者迟立安这样评价老建筑背后的文化价值。

我市现存开埠以来的历史建筑近百处,主要包括安奉铁路建筑群、民国建筑系列、伪满建筑系列、英美特色建筑系列、丹麦特色建筑系列等。目前,被开发利用的文物保护单位包括虎山长城、鸭绿江断桥、抗美援朝下河口公路断桥、大孤山古建筑群等。

记者从市文物部门了解到,除一部分具有特殊、特定政治意义的历史建筑外,我市大部分城市历史建筑被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的时间相对较晚。部分具有鲜明历史特征的建筑物,直到2016年才被核定为“未核定级别不可移动文物”。还有一些特定历史价值的建筑物,包括新中国第一个海军学校旧址——安东海军学校、与安东火车站同期建筑——安东饭店等未核定为不可移动文物,有的已被破坏。

“记得是从2003年起,六道口附近包括兴隆街、聚宝街等多条近百年老街上的老建筑被逐渐拆除。”当年,迟立安经常蹬着自行车到六道口,采访当时尚未搬走的居民、拍摄老建筑最后的照片。在他看来,六道口地区商业繁荣,集中了老天祥、福兴堂等老字号,安东百货公司第二门市部(二商店)等药店、商店、洋行、钱庄,一度被视为老安东的金融中心,堪称丹东的“南京路”。

迟立安认为,老建筑、老街景的文化价值在于其承载的城市历史文化能够令后人有机会了解历史、认识历史;一座城市没有了老街、老建筑,人们对家乡的爱就没有归宿,乡愁无所寄托。

从文化到经济 促进资源优势转化

如何将老建筑、老街景的文化价值挖掘出来?还有哪些方式可以促进文化资源到旅游资源的优势转化?

汤二虎楼正式开放以来,市民及外地游客对其持以极高关注度。五一小长假期间,到馆参观游客达两千多人次,完全超出预期。馆长王浩表示,作为修缮单位,不仅要有保护好文物的热情和决心,还要遵循文物保护法律法规,遵循“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原则。王浩介绍,为修缮好汤二虎楼,他们先后到溥仪东行宫、辽东宾馆等地调研,但从调研到启动修缮,时间长、工作量大,而且需要持续改进,投资也是长期的。

作为我市市区内251处不可移动文物之一,位于九纬路85号的原日本大和小学遗址(辽东宾馆)已有百年历史。5月10日,记者实地查看,辽东宾馆楼体完好,但园内荒草萋萋。在一些老丹东市民看来,辽东宾馆是丹东市区内为数不多的洋式建筑之一,历经百年风雨依旧坚固,足以在丹东老建筑史上留下一笔重彩,荒废在此着实可惜。

业内人士认为,修缮老建筑困难重重、过程漫长,类似辽东宾馆这一类老建筑,如果得以修缮,可尝试将其作为文化遗址进行展示。辽东宾馆北靠锦江山,距火车站和客运站较近,游客一出车站就可以感受到浓厚的历史文化气息;可以借鉴外地的做法,除了尽力修缮维护老建筑,针对类似六道口一带老建筑、老街多已消失的情况,可以在其旧址做一些小型展示,比如在地面上钉制铭牌,配以文字介绍,或在建筑楼体适当位置挂上老建筑、老街景照片;

类似安东老街那样仿制老街景、老建筑的商业体,并考虑逐步引入备受老安东人喜爱的安东大舞台、永乐舞台等。

“街头博物馆”

助力老建筑焕发新光彩

前不久,两位市人大代表谭晓今、申和龙建议,是否可以通过设立“街头博物馆”以保护城市历史文化。“‘街头博物馆’不一定要大,只要能够展示城市文化和老建筑历史,让市民、游客增加对城市的认知,就足够了。”谭晓今这样总结“街头博物馆”的作用。

在多次外出考察、调研期间,谭晓今对武汉、青岛等地的“街头博物馆”印象深刻。青岛的海边栈道上布置了文化长廊,武汉的一些老建筑原址上竖立了纪念碑,上面刻有老建筑文化和历史背景……谭晓今认为,丹东也可以依据具体情况进行尝试。在她看来,丹东历史文化悠久,老街、老建筑数量多,在原址修建“街头博物馆”或纪念碑不失为一个选择。

“城市街头博物馆的设立和管理综合性很强,相关机关、部门和单位缺一不可。”5月13日,市文物部门工作人员介绍,“街头博物馆”需要各部门联动、形成保护利用合力,这样才有助于实现历史建筑的保护利用及价值最大化。人社、民政部门做好设立登记工作;文物部门在组织开展文物保护单位申报中需要充分考量,积极申报省、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此外,系统整理历史建筑技术档案和基础资料、发掘梳理历史建筑人文历史价值、将丹东历史建筑纳入立法保护范畴等工作,也需要相关部门通力合作。

“对丹东而言,我们有建筑遗存、有古迹、有故事,其实是可以将其复活的。不仅是现存或已经消失的古迹,哪怕是一段神话与传说故事,其实都可以发掘、开发,也确实需要各部门联动,并聆听专业学者的声音。”申和龙认为,针对各类文化遗产、老建筑和街景,去挖掘、保护、开发、包装,都能保留城市的历史、故事、记忆;不仅让市民体会到城市的文化传承,又能为城市旅游事业的发展提供帮助。

记者 王梦露

?
编辑: 方晓明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